四夕未落

这里渣文手四夕未落。
凹凸厨,本命埃米,本命cp卡埃,吃瑞金,雷安雷,瑞嘉瑞,双金,嘉黑金,嘉金。
绑画是肿云,起点中文网筹备小说《魔女太撩人》,初二狗,上学后周更。

下个月,也就是十一月,我会无偿接稿一篇来练手,字数我只会写三千到四千左右,如果想约的话,可以先私信我,先到先得,有人约了我就会删掉这条。
我的题材是有限制的,现代和古风都可以,但是我决定不会写关于刑侦和恐怖的。
bl和bg我可以写,如果要约的话,要一份人设,以及主角的名字,还要告诉我是要写he还是be。

【卡埃】强行抢夺(上)

    设定为龙卡*伯爵家的孩子(占星师)副cp是雷安,龙狮*骑士安

预估六千到八千字,最长达到一万,现在这篇是四千多字,时间不足只能分上下篇,前期出现的订婚剧情都是假象,以后会出现转机,我的文笔不好多多少少文章会有一点废话情节,但是请耐心的看下去。

还是老话了,有问题就跟我提。




 1.




  很久以前,有一个四面环山的村庄,村庄里的人淳朴善良,每一天村庄里都充满了欢声笑语。




  直到那一天,天空中电闪雷鸣,乌云密布,传说中的恶龙袭击了村庄,恶龙张开可以吞掉一座房子的嘴,一口吃了好几个村民。




  当龙准备吞下一个小孩时,一阵刀光剑影,龙的牙齿被斩断了一根,




  一名手持长剑的男子挡在小孩子的面前。




  “快逃。”他说。




  孩子跑了,男子举起长剑,与恶龙打了一天一夜,最后战胜了恶龙。




  幸存的村民从藏身的地方走出来,并且迎接了救了他们的大英雄。




  男子告诉村民他是一名骑士,并且在村庄安了家,娶妻生子。笑语重新出现在村子里。




  2.




  “衰仔,别看这个书了,帝国都有上千年的历史了,这个建国历史这么玄幻,你怎么还信啊。”




  藏书阁里艾比说着看了看藏书阁的窗外。




  “姐,这个是史书,是真的,全帝国就你不信好吗?”埃米说着把史书放回藏书阁的书架上。




  “这个故事真的好假好吗?”艾比说。




  “要是是假的,骑士家族哪儿来的。”埃米说。




  “谁知道啊。话说衰仔,还有多久我们才可以出去啊,藏书阁好无聊啊。”艾比说。




  “姐,只有你平时不惹事,我们就不用被父亲关禁闭了,还有一小时,乖乖等等吧。”埃米说。




  “衰仔,胆肥了,你姐我都敢教训了是吗?”艾比说着,伸手就去揪埃米的呆毛。




  “疼疼疼,姐我错了,放开,别揪别揪。”埃米说。




  “知道错了就好。"艾比说着放了手。




  “我无聊死了,衰仔。你找本书读故事给我听吧。”艾比说。




  “你又不是不会认字,自己看。"埃米说。




  “叫你读你就读,这么多废话干嘛!”艾比说着一巴掌拍到埃米头上。




  “行行行,我读行吧。”埃米说。




  3.




  吟诵节是帝国里最重要的节日,节日大概持续半个月,全国上下都要欢庆,据说吟诵节是用来纪念当年那位杀死恶龙的骑士的。




  艾比和埃米身为伯爵家的孩子,必须和父亲进入皇宫参加宴会。




  意外的是艾比走丢了。




  埃米有些着急,皇宫的花园比较大,而且还小路多,有些地方也弯路特别多,艾比要是迷了路就很难找到了。




  埃米看着花园里茂密的树丛,叹了口气。




  咯吱——




  细碎的响声从埃米背后的树丛传来。




  “谁?”埃米转过头去看。




  砰——




  埃米瞬间被按倒在地下。




  “痛痛痛,你谁啊!快从我身上起来!”埃米说着想推开压自己身上的人。




  “告诉我,怎么样走出皇宫。”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埃米说着打量着这个人。




  面前这个人衣服不算是什么华丽的,材质也不算好,根本不像是皇宫里的人。




  “说,不然你头上这根东西今天就不会在你的脑袋上了。”




  “有话好好说,别拔断我的呆毛。”埃米说着伸手护住自己的呆毛。




  “快说。”




  “能不能,先从我身上起来。”埃米说着心里打着只要一起来就跑的小算盘。




  4.




  卡米尔从埃米身上起来,埃米拔腿就跑。




  跑了没几步直接被拽住了衣领。




  “老实点,说。”




  “我,不会走啊,你....”埃米说。




  卡米尔没有等埃米说完,捂住埃米的嘴躲到了草丛里。




  埃米听到了脚步声和对话声。




  “快点,那条龙跑进来了,一定要抓住他!”




  是皇家的骑士队。




  恶龙?在花园里?




  埃米想着,根本没有发现他身边这位就是那条恶龙。




  那些人走远了,卡米尔才放开捂住埃米嘴巴的手。




  “马上,带我离开。”卡米尔说。




  “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走啊。”埃米说。




  “快快,这边有动静!”




  先前刚走的骑士队,又折返回来。




  卡米尔一个闪身消失了,只留下埃米站在草丛边。




  怎么走了?




  埃米想着,骑士队的人已经跑了过来。




  “你是……?埃米少爷?你怎么在这里?”领头的骑士长说。




  “布兰登骑士长?你怎么在这里?”埃米问到。




  “埃米少爷,哈伦特伯爵前几天补抓的弱化期恶龙,跑了,现在皇家军队在搜寻他。”




  “原来是这样,布兰登骑士长,我的姐姐刚刚跑了进来,你有见到过她吗?”埃米说。




  “你是说艾比小姐吗?很抱歉,我没有见过艾比小姐。”布兰登说。




  “好吧,你们先去忙吧。”埃米说。




  “埃米少爷,现在恶龙很有可能在皇家花园里,您应该注意安全,恶龙现在是弱化期,跟人类没什么区别,他是黑发蓝瞳的,你一定要多加小心。”布兰登说。




  “我知道了,布兰登骑士长,与其在这里提醒我,不如快点抓不恶龙,这样更难保证其他人的安全,不是吗?”埃米说。




  “是的,少爷您说的对,我先走了,失陪。”布兰登说完就带着他的队员离开了。




  5.




  埃米找到艾比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了,小姑娘靠在一颗树旁逗着不知名的兔子玩的正开心呢。




  埃米看到艾比之后也是顿时松了一口气,之后也疯狂的拉着艾比狂奔。




  “衰仔,干嘛,干嘛,跑什么啊!”艾比说。




  “姐,你知不知道晚宴快开始了!”埃米一边跑一边说。




  “不是说在皇家花园举行吗,不远啊。”艾比说。




  “是,可是你知不知道,举行的地点是花园的中心湖,你跑到这么偏的地方,你想怎么回去,不跑还要等到晚会结束在回去吗?”埃米说着,步伐又加快了。




  再埃米的努力下,他们的确很快回到了晚会现场。




  现场晚宴已经准备开始了,埃米带着艾比坐了下来。




  意外的是埃米看见那个人了,他看见了卡米尔。那家伙在树丛后面,现场根本没人注意到他,埃米也是不经意的看到的。




  当然他并不想去找那个人,太过于危险了,他不想年纪轻轻呆毛就断了。




  国王已经开始讲话了。




  “由我和众多大臣商议后决定,我们将实行贵族连婚,加里侍卫,宣读一下名单吧。”




  ”是,陛下。连婚的家族有,登格鲁家族的黑金和圣空家族的嘉德罗斯,星月家族的凯莉和冰岛族的安莉洁.......玳瑁家族的埃米和骑士家族的安迷修。“加里侍卫放下了手中的卷轴。




  全场寂静无声,甚至是平时闹腾的艾比也有点愣住了。




  衰仔要和那个恶心帅结婚?不可能吧。




  ”啊————“还没等艾比反应过来,人群中传来一声尖叫。




  现场开始混乱起来,埃米看到的是一个紫瞳少年在人群中身法凌厉,对着贵族攻击,而最开始遭到攻击的那一桌赫然是哈伦特伯爵的那一桌。




  埃米带着艾比躲到了保护国王的骑士队的后面,然后看着五年后要和自己结婚的安迷修就这样提着双剑冲了上去。




  6.


雷狮看着这些手持武器的士兵,心里一阵恼火。




  该死的!在这样下去怎么救到卡米尔。




  挡在他面前的是安迷修,在雷狮看来安迷修只是一个眼睛还挺好看的弱鸡罢了。要不是怕伤害到在场的一些无辜的孩子,他早就变成龙形态,丢几个雷电球弄死这些,贪图名利,冷血无情的迂腐贵族。




  龙的味觉都是很灵敏的,特别是对于同类。




  雷狮已经闻到卡米尔的气息了,就在现场。气息很不稳,看来是受了伤。




  要速战速决,雷狮看着安迷修,一脚踹了过去。




  安迷修企图用双剑挡住但是并没有什么用,根本挡不住,这是他在接下雷狮那一脚时的想法。




  雷狮已经到他的面前,随时都可以了解他的生命,但是没有,雷狮只是做了一个假动作好使安迷修分散注意力就冲向了安迷修身后不远处的那个草丛。




  埃米是趁大家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跑到卡米尔藏身的草丛这里的,他想知道卡米尔是谁,又或者是为什么卡米尔会出现在这里。




  但是卡米尔看他还带着一股敌意。




  埃米坐在卡米尔旁边




  ”你是谁,为什么现在这么混乱还不离开这里?“埃米问。




  卡米尔看了看埃米,思索着要不要搭理他。




  算了,看在之前埃米没把自己的行踪告诉那个骑士长的份上勉强回应一下吧。


  




  ”我是龙。“




  ”啊?“




  算了,他没懂,现在大哥准备过来了,必须要快点离开这个皇宫。




  雷狮已经到草丛这里了。




  ”卡米尔,快离开这里。“雷狮说。


卡米尔快速的站了起来。




  ”现在,你知道怎么出去皇宫吗?“卡米尔问埃米。




  ”知道啊。沿着这个花园的红色地砖走就可以出去了。你们快点走吧,弓箭手要来了。“埃米说着指了指那些弓箭手。




  ”谢谢了,小鬼头。走,卡米尔。"雷狮说。


  




  




  虽然知道了路线,但是弓箭手放箭了,埃米也偷偷回到了艾比旁边。




  那些箭密密麻麻的雷狮虽然能用雷神之锤打掉一大部分,但是还是中箭了。正中后背。雷狮也顾不了这么多了,直接化龙,带着卡米尔飞走了。






  7.




  月光撒在街边的巷子里,雷狮和卡米尔两人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伤,虽然龙族恢复能力很强,但是两龙都处于弱化期,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埃米是偷偷跑出来的,他以出来买糖为理由,让自己的车夫在不远处等着。




  他早就知道,那两个人撑不了多久,沿着皇宫里的红砖道走,最终也只能到这个巷子。




  埃米其实根本不需要去救两人,这两条龙与他根本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他就是想要救那个叫卡米尔的,即使卡米尔曾经想要掰断他的呆毛。




  就是不想他们死。




  如果运气好,他们在巷子里,还可以带回伯爵府上。




  到了。




  他们还在那里。




  埃米走进去巷子,身后却忽然传来一道声音。




  “埃米,你怎么在这里。”




  是安迷修。




  “安哥啊,我我有点事,你怎么来这里了。”埃米慌乱的回头。




  “也没什么,在下也是准备回府,恰巧看见你了而已。”安迷修说。




  “安哥,你先走吧,我到这里还有点事。”埃米说。




  “埃米,这里会不会 不安全啊,要在下一起吗?”安迷修说。




  “安哥,算了吧,这是我的私事。”




  埃米说着往前走。




  “那在下就先行离开了。”安迷修说着走了。




  埃米加快了脚上的步伐,来到了卡米尔和雷狮面前。




  “卡米尔?”埃米轻轻的试探了一下。




  “你怎么来这里了。”卡米尔问。




  “我担心你们会出事,所以晚宴结束后提前来了。”埃米说。




  “你担心我干什么,我们不熟,我还想掰断你的呆毛。”卡米尔说着,眼里都是警惕。




  “不知道,我就是担心你啊。”埃米说。




  卡米尔没了声音。




  “埃米。”




  安迷修的声音从埃米的身后传来。




  “安哥!”埃米吓得转过身子。




  “在下不明白,为什么你要救这两头龙。”安迷修说。




  埃米不说话了。




  “傻逼骑士,这小鬼头救不救我们,关你鸟事。”一旁一直没睁开眼睛的雷狮浑然说。




  “大哥。”卡米尔看向雷狮。




  “埃米,你知不知道国家是很抗拒龙的。”安迷修说。




  “安哥……什么呀!明明是我们国家先去抓龙的吧!我都知道了!我问过父亲了,是哈伦特非要想养一只龙作为兽奴,才会出现这样的事的吧!”埃米说。




  “在下知道,在下也反对这个政策,但是他们扰乱了,吟诵晚宴和对无辜的贵族们出手了。”安迷修说。




  “屁,老子只对那个劳什子哈出手了,他抓的卡米尔,那是他活该!”雷狮说着站起身来。




  “大哥。”




  “卡米尔,今天老子就干掉这个傻屌骑士,去他妈的骑士。”雷狮说着走向安迷修。




  “你想干嘛!”安迷修说着也进入防备状态。




  “听说你们人族的骑士还有什么骑士道,那骑士道我也知道那么两句,什么善待弱者,抗击强暴。辣鸡玩意儿。”雷狮说。




  “在下不允许你侮辱骑士道。”安迷修说。




  “住手!”




  




  “大哥。”




  雷狮看了眼卡米尔,停下了手。




  “老子今天暂时不和你打。你要是敢把今晚的事说出去,老子就血洗你们的家族。”雷狮说。




  “安哥,拜托你了,别把这件事说出去。”埃米说。




  “埃米,在下可以不说出去,可是你能保证这两条龙不会再伤害人类吗?”安迷修说。




  “屁,老子从没杀过一个人,今天那个劳什子哈死了吗?”雷狮说着连忙看了眼卡米尔的伤口。




  很好,背部大面积溃烂了,那些该死的人到底对卡米尔做了什么。




  现在如果背回去老地盘不够时间,卡米尔身上还有其他的伤,弱化期的恶龙又和人类没什么差别,就怕回去的路上就失血过多。




  那么希望就只能指望这个呆毛小鬼了。




  雷狮看向埃米。







说真的,我不知道这个东西会写六千字以上这么多,只能分成上下篇来发,下篇的话,假如运气好下个星期就出,不行的话多等一个星期吧。

抱歉啦。

改名了,四夕未落,以后叫落落或者四夕吧,叫笙笙容易撞名,会尴尬的

【卡埃】中秋贺文)桂花成精了

  “广寒宫真是越来越冷清了……”埃米站在殿中透过仙镜看着凡间过着热闹的中秋。

  今年的月兔子又少了……从六百只月兔渐渐到四百只,丹尼尔那个不称职的玉帝!

  “埃米,今年我们的月饼够了吗?马上就要进贡了。”艾比说。

  “已经好了,姐。”埃米说。

  “嗯,咋们今年的工资丹尼尔这个家伙他结算了吗?”艾比问。

  “没有,姐,你的坐姿能不能好一点!你一个嫦娥仙子,不要坐的这么开放啊。”埃米说。

  “要你管!话说雷德这个家伙从凡间带回来的这个叫手机的东西不错啊。挺好玩的。”艾比说。

  “姐,你慢慢玩,我还有一大堆事要处理。”埃米说着离开了广寒宫的主殿。

  埃米在靠在桂花树边,叹了一口气……

  桂花落在手心里……

  “叫几只月兔来摘桂花好了。”埃米说着吹了个响哨。

  “玉兔大人,有什么吩咐吗?”

  “桂花好久都没采了,今天采一些,晚上我给你们做点吃的吧。”埃米说。

  “玉兔大人要今天要做吃的吗?好啊!”

  “姐妹们,采桂花吧。”

  埃米看着几只月兔,也跟着采了起来。

  采到第三匡的时候,

  “别采了。”清冷的声音忽然响起。

  “哎呀!”站在桂花树下的埃米成功的摔了下去。

  “玉兔大人你没事吧!”

  “玉兔大人没事吧!”

  几只兔子慌慌张张的扶起埃米。

  “我没事。”埃米说着,拍拍身上的灰尘站起身来。

  “奇怪,刚刚是谁在说话啊?”

  “对啊对啊,刚刚有人说话!”

  几只月兔说。

  埃米看了看四周,最后看向桂花树。

  这课桂花树已经几百年没被砍过了,自从上任吴刚和上任嫦娥跑了之后,就一直任由它生长。

  这该不会是成精了吧!

  埃米想了想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广寒宫仙气也是很足的,几百年够一棵树成精了。

  想着,埃米抬头往桂花树上看,茂盛的桂花树中隐隐约约似乎真有个影子。

  埃米飞到桂花树上,拨开茂盛的树叶,就看见一个黑色头发的少年坐在树枝上冷冷的看着他,蓝色的眸子里还散发着寒气。

  “诶……你就是桂花树精!”埃米说着伸出手戳了戳卡米尔的脸。

  卡米尔已经成精好几年了,一直都在树上,天天看着埃米在靠着他的本体发牢骚。

  “别碰。”卡米尔说着拍掉了埃米的手。

  “疼!这么大力干嘛啊!”埃米摸了摸被拍的手,顺着树枝坐了下来。

  “你在这里很久了吗?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啊?”埃米问。

  “废话,你天天来这里发牢骚有抬过头吗?”卡米尔说。

  “以前也没有见过桂花树精嘛。”埃米说着把自己怀里的月饼拿了出来。

  “吃月饼吗?”

  卡米尔看了看埃米手里圆圆的月饼,伸手接了过来,咬了一口。

  “好吃吗?”埃米摇了摇头上的呆毛问。

  “不好吃。”卡米尔说完又咬了一口。

  “不好吃你怎么还吃啊。”埃米说。

  卡米尔没有说话,默默吃完最后一口月饼。

  “还有吗?”他说。

  “今天只带了这个,你要是还想吃,明天晚上中秋节可以来我的庭院里吃啊。”埃米说。

  卡米尔伸手从树下摘了几朵桂花,施了个法术,把桂花弄成手链,带在埃米的手上。

  “这个,方便我找到你。明天晚上我会去。”卡米尔说。

  “好啊,我该走了,还没问你名字呢,你叫什么呀?我叫埃米。”

  “卡米尔。”

  “卡米尔,再见。”埃米说完跳下桂花树。

  “玉兔大人,上面有什么啊?”几只月兔看见埃米下来问。

  “这个你们明天晚上就知道了。好了,我们回去做吃的吧。”埃米说。

  “好啊好啊,上次玉兔大人的桂花糕做的可好吃了,我还要吃。”其中一只月兔说。

  “嗯,咱们走吧。”

  卡米尔看着埃米走远的身影,看了看手上从埃米身上摸来的香囊。

  就当做是定情信物吧。

  卡米尔其实喜欢埃米好久了……天天听着埃米发牢骚其实也是一种享受。

  就是埃米一直都不知道。

  
————————————————————————————
后续以后补,家长收手机了,各位中秋快乐
  

  

  

  

  

卡埃【ABO】呆毛糕点师(20)完结

 ▲本文ooc预警

  

  ▲主cp卡埃,副瑞金,雷安,凯柠等

  

  ▲私设一大堆

  

  ▲人设要崩

  

  ▲文笔不是很好,有建议可以提

  ——————————————————————————————正文———————

    【星月魔女】:之后呢?

  【恶魔之爪】:我和他离开了蛋糕店,我大声的质问他,到底喜欢我哪里。然后他说喜欢我的全部。我问他我和他才认识不到一个星期为什么喜欢我。他说一见钟情。

  【星月魔女】:所以你还是拒绝他了?

  【恶魔之爪】:没有,可是我也没有答应他,他说给我一个星期的时间,一个星期后我们在那个广场见面。

  【星月魔女】:那好吧。问你三个问题好了。他在强吻你的时候你的感觉是什么,有厌恶吗,还是没有抗拒。

  【恶魔之爪】:没有厌恶,抗拒还是有一点啊。不过,凯莉,你怎么知道我被他强吻过!

  【星月魔女】:休息室有监控。下一个问题,他给你表白的时候,有心动吗,有紧张吗?

  【恶魔之爪】:紧张肯定是有,心动是什么感觉?

  【星月魔女】:就是心跳加速,心里泛甜。

  【恶魔之爪】:这个倒是没有。

  【星月魔女】:最后一个问题,当那个女人靠近卡米尔的时候,你会觉得难受吗?会感觉心里泛酸吗?

  【恶魔之爪】:有一点,泛酸会有吧。

  【星月魔女】:这样啊……恭喜你埃米,你对卡米尔是有感觉的,答不答应就看你自己啦。

  埃米看着凯莉的话,一阵发愣。

 ……我对卡米尔有感觉?

  不可能吧……

  还有三天,怎么办……

  “怎么样,好了吗?埃米。”金问道。

  “啊……嗯。我问过凯莉了。”埃米说着站起身来。

  “埃米,你要出去吗?”金问道。

  “对啊,我出去走走。”埃米说着打开了宿舍门。

  叮叮叮叮叮——

  埃米看了眼联系人,是艾比的。

  “喂,姐。”

  “衰仔——你在哪里?”艾比急促的声音传来。

  “在学校啊。”埃米说。

  “现在!马上!到外语系这里,你之前送奶茶的课室。”艾比说着挂了电话。

  “喂?喂?姐?”埃米无奈的看着挂掉的电话走向了外语系。

  外语系还没有上课,艾比坐在位置上看着凯莉发过来的消息记录。

  “姐,叫我干什么啊?”埃米问。

  “衰仔,解释一下你和卡米尔怎么回事。”艾比严肃的说。

  “也没什么啊……”

  “你竟然比你姐还早交男朋友,你皮痒了是吧!”艾比说。

  这是重点吗……埃米一脸无奈的看着艾比,并在艾比那严厉的目光下,乖乖交代了。

  “所以,你现在是怎么想?”艾比说。

  “我也不知道……”

  “就知道你会这样,衰仔啊,你要是真喜欢就答应他吧,我已经从凯莉那边知道了,人家对你挺好的。”艾比说。

  “我想自己想一下。”埃米说。

  “去吧,说的我都有一种老妈的感觉了。”艾比说。

  ————————————————————

  三天后下午六点半:

  埃米看着马上就要落下的太阳,叹了一口气。

  “到底去不去啊……”埃米想着,凯莉的信息就来了。

  【星月魔女】:埃米,紧急情况,听说今天晚上七点有人要和卡米尔表白。

  【恶魔之爪】:???

  【星月魔女】:老公要被抢了,你不去吗?

  【恶魔之爪】:???

  【星月魔女】:(图片)

  就是这个女人,埃米你要把握好机会,不然真的要被抢了。

  埃米一阵头疼,这也太混乱了。

  埃米看了眼凯莉发过来的照片。

  “这个女的是之前那个!”

  好你个卡米尔,表面说喜欢我,背地里招蜂引蝶,哼!不就是表白嘛!我今天就不如了你的意。

  老子今天就去搞破坏,看谁敢拦我!

  埃米想着,直接出门口。

  晚上七点三十五:

  卡米尔站在广场上。

  还是没有来……他应该是不答应了吧……

  埃米给了司机师傅前,直接下了车。

  快点,再快点,觉得不可以让他们在一起……

  

  卡米尔看到那个身影了,他在跑,头上的呆毛不断的抖动。

  埃米是直接冲过来的。

  “卡米尔,我今天就跟你说,你要是敢答应那个女人的话,你们结婚典礼我就直接来拆台……混蛋,表面上说喜欢我,暗地里招蜂引蝶。”埃米直接说完了一大段话。

  “???”卡米尔完全没懂什么情况。

  “什么表白?”

  “你别给我装蒜。”埃米拿出手机点开和凯莉的聊天记录,直接给卡米尔看了。

  卡米尔看到凯莉就忽然明白了,他看完后偷偷的翻了三天前的记录。

  埃米不够高,不知道卡米尔干了什么,只是鼓着个腮帮子,一脸我说的就是这个的表情。

  卡米尔把手机还给了埃米。

  “埃米,我觉得你现在打个电话给凯莉比较好。”卡米尔说。

  “打给凯莉干什么?”埃米虽然这样说,但还是打了电话。

  “喂,埃米,抱歉告诉你一个消息。”电话一接通凯莉就先发制人。

  “消息我弄错了,那个人不是和卡米尔表白,是和另一个人表白。我相信,你应该还没有去找卡米尔。”凯莉接着说。

  这就非常尴尬了……偏偏埃米开的是免提……

  埃米挂了电话。

很好,已经不知道怎么面对卡米尔了,有没有地缝什么的,我要找一个钻一下。

  “捂脸也没什么用了,埃米。”卡米尔看着捂脸的埃米说。

  “啊——,卡米尔我可去你大爷的吧!”埃米转身就走。

  卡米尔伸手拉住了埃米。

  “干什么,干什么……”埃米说。

  “你和凯莉的聊天记录,我全部看完了。”

  “啥?”

  “全部消息记录,包括三天前的。”卡米尔说。

  三天前,三天前……那不是……完蛋了。

  埃米呆毛成功焉了。

  “我们在一起吧。”卡米尔说。

  “可是……”

  “还记得我说过,只有你答应了,你才来这个广场吗?你自己来的,不怪我。”卡米尔说。

  完了,忘了这茬。

  “我……唔!”

  我靠他又亲我!只是为什么我的心跳这么快啊。

  心跳这么快……

  这么快……

  快……

  埃米被放开了,脸红红的。

  心跳还是好快……凯莉之前是不是说过……喜欢那个人和他独处会心疼加速……

  埃米低着头……半天没有反应。

  卡米尔看着埃米似乎以后他真的不答应了,转身想要离开。

  被拉住了。

  埃米拉住他了。

  “别走,我答应你了。”

  
————————————————————————
各位,正文主线完结共2.7万字,接下来还有两个番外。
对于这个烂尾我表示是我的错😂
我也不知道怎么写着写着就这样了。
  

  

  

  

  

  

  

  

  

  

卡埃【ABO】呆毛糕点师(19)

 ▲本文ooc预警

  

  ▲主cp卡埃,副瑞金,雷安,凯柠等

  

  ▲私设一大堆

  

  ▲人设要崩

  

  ▲文笔不是很好,有建议可以提

  ——————————————————————————————正文———————
        接来这几天,埃米确实是没有看见过卡米尔,说真的埃米也不知道卡米尔喜欢他哪里,做东西好吃吗?不对,他没吃过我做的东西啊。

  到底谁可以帮帮我啊!

  金还在画稿子,他是昨晚才回学校的,不过埃米觉得有一点奇怪的是,金他好像腰疼,回来的时候是捂着腰的。

  但是埃米也没多问,毕竟是别人的私人问题。

  

  这已经是金看见埃米的呆毛第二十次疯狂的甩动了,埃米是有什么苦恼吗?

  “埃米,你怎么了?”金问道。

  “啊?我没事啊。”埃米说。

  “埃米今天第二十次呆毛在疯狂的甩了,我记得只有你苦恼的时候才会这样吧。”金说。

  “啊……”埃米完全忘记了自己呆毛可以表达心情这个能力。

  要不要和金说呢?可是金这个恋爱白痴也不懂这个问题吧。算了吧,多一个人帮我,也不是什么坏事。

  “金……要是一个和你认识不够一个星期的人向你表白了,你会怎么做?”埃米问。

  “诶,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觉得埃米只要听从自己的内心就好了啊。”金说。

  看吧看吧,果然吧,金也不知道。

  “金,谢谢你告诉我。”埃米扶额道。

  “抱歉了,埃米。我也帮不上什么大忙,要不你找凯莉问问吧。”金说。

  “问凯莉?”

  “对啊,凯莉之前不是挺有名的牵红线大佬吗?”金说。

  “真的,可以吗?”埃米说着拿出手机点开聊天界面。

  “放心吧,没问题的。”金说着目光又看回了稿子。
  
————————————————————————————————

 【恶魔之爪】:凯莉在吗?

 【星月魔女】:埃米?今天怎么有空来找我?

 【恶魔之爪】:凯莉,怎么办?有个和我认识不到一个星期的人向我表白了。

 【星月魔女】:噢…让我猜猜,是卡米尔吧。

 【恶魔之爪】:啊……嗯。

 

  凯莉是怎么知道的!我明明没有和她说吧!

  埃米想着对面的信息又发过来了。

  【星月魔女】:怎么,你不喜欢他吗?他人不是挺好的吗?就是有点冷漠,看起来就像个xing冷淡。

  【恶魔之爪】: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埃米看着凯莉发过来的话,一阵抓狂。

  我可去你的xing冷淡,他简直就是个禽兽好吗?你告诉我这个xing冷淡为什么强吻我!

  【星月魔女】:他是什么时候向你表白的?

  【恶魔之爪】:大概三天前吧,把我拉到了一个有红心立牌的广场表白的。

  【星月魔女】:那个情人广场啊,听说在那里表白过的情侣最后会长长久久的在一起哦。那他表白后你是什么反应?

  【恶魔之爪】:有点慌乱吧…

  【星月魔女】:你没有拒绝他?

  【恶魔之爪】:我和他说考虑考虑,毕竟我和他认识不够一个星期。然后他把我拉去了蛋糕店。

  【星月魔女】:然后呢?

  【恶魔之爪】:我们在蛋糕店吃蛋糕时有个女人进来了,说认识卡米尔,坐在卡米尔旁边还一直靠过去。

  【星月魔女】:你什么反应?

  【恶魔之爪】:当然生气了,我气的蛋糕都吃不下了。

  凯莉看着埃米这一句话,眼睛都亮了。

  他俩还有戏。

  

  

【卡埃】呆毛糕点师(18)

  ▲本文ooc预警

  

  ▲主cp卡埃,副瑞金,雷安,凯柠等

  

  ▲私设一大堆

  

  ▲人设要崩

  

  ▲文笔不是很好,有建议可以提

  ——————————————————————————————正文———————

  “你是谁?”

  卡米尔问。

  “卡米尔,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高中时学生会的副主席啦。”

  “不记得了。”卡米尔说。

  “不记得没关系,重新认识一下就可以啦。”女人说着拉开椅子就想在卡米尔旁边坐下。

  “小姐,没事就可以走了吧。”卡米尔说。

  “诶呀,学长不要这么绝情嘛,我当时可是像你表白过的啊。”女人说着还凑近了一点卡米尔。

  完全当做没看见埃米。

  埃米有点生气了。

  还像我表白,招蜂引蝶的,真是不可靠!

  埃米想着想着就开始戳蛋糕。

  

  卡米尔想一盘蛋糕拍这女人的脸上,让这个女人不要在这里作妖。不过出于蛋糕不能浪费的这个原则,他还是没有。

  

  看埃米的样子好像是误会了什么?等等,他不是不喜欢我吗?现在他是在吃醋吗?

  这说明他对我还是有点感觉对吗?

  卡米尔想着站起身来。

  他已经不想在呆在这里了,免得那个女人又说出什么来。

  卡米尔拉起埃米就往外跑。

  “诶,卡米尔,你干什么啊?蛋糕还没吃完啊!”埃米说。

  女人看着两个人跑远,脸都气青了。

  “小姐,做人不要这么缺德,好好的怎么就想拆散人家呢?”目睹一切的紫发服务员扶了一下自己的眼镜说。

  

  卡米尔把埃米拉回了刚刚表白的地方。

  “卡米尔,你干什么啊?好好的蛋糕不吃,又回这个地方干什么?”埃米说。

  “你刚刚吃醋了?”卡米尔问。

  “哈?我吃你醋干嘛?”

  “你拿着叉子戳了二十多下蛋糕,却迟迟不吃,蛋糕被你戳烂了。还一直看着我和那个女人。”卡米尔说。

  “我戳蛋糕只是我有点饱吃不下,这能代表什么?”埃米说着也反应过来自己好像真的再看见那个女人靠近卡米尔后,心里泛酸的感觉。

  “上次你连续吃了两个比这个蛋糕大一倍的蛋糕,都没说饱。这次蛋糕才吃了半个,你根本不可能饱的。”卡米说。

  “我就是吃醋了行了吧!”埃米忽然说。

  我刚刚说了什么!埃米啊埃米你这个猪脑子,你干嘛这样说啊!

  卡米尔轻轻的笑了一下。

  “笑什么笑!你到底喜欢我什么啊?我们才认识几天啊?你到底哪里对我有感情的啊?”埃米说。

  “喜欢你的全部,我们认识了三天,七十二小时,四千三百二十分钟,二十五万九千两百秒,在这期间我每一秒都喜欢你,至于哪里来的感情?一见钟情,听说过吗?”卡米尔说。

  “你……!”埃米一句话都憋不出来。

  啊啊啊!怎么可以这样!我怎么回答你啊!卡米尔,你犯规!

  埃米再心里不停的碎碎念。

  “埃米,一星期后,如果你答应我了,晚上七点这里见面。再这期间,我不会烦着你。”卡米尔说。

  “啊?”

  “走吧,回去学校吧。”卡米尔说。

  “啊?”

  卡米尔没有说话,默默拉着埃米走回学校。

  

  

  

  

  

  

  

  

  
  

【卡埃】[卡卡生贺]把我送给你,要吗?

  cp很多,看标签吧.
——————————————————

卡米尔发现埃米最近非常的反常。

  准确的来说他认识的所有人几乎都非常的反常,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所有人都在避开他,埃米,大哥,佩利,帕洛斯,艾比,凯莉,安莉洁,安迷修。

  总之,班上的人几乎都躲着他。

  叹了一口气,卡米尔踏进高三(a)班的教室门口,果不其然,本来围在一起聊天的一群人再见到他进了教室门口后一哄而散。

  他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拿出书本看了起来,等着挨米回来就想抓着他问个清楚。

  埃米在艾比桌前逗留了几分钟后就回到座位了。

  “为什么躲着我?”卡米尔在埃米坐回座位上时直接开了口。

  “呃……卡米尔,我没有啊?”埃米心虚的说着,看向不远处和凯莉安莉洁说话的艾比。

  “你这几天都避开我,为什么?”

  “卡米尔,我真的没有啦。”埃米说着,期盼着艾比可以过来救场。

  艾比终于看过来了。

  虽然艾比经常坑弟,但是弟弟有困难了,她当然不会坐视不管。

  “衰仔,你这么有空陪我去小卖部买苦瓜奶茶吧。”艾比跑到埃米旁边,扯着埃米的呆毛就狂奔出了教室。

  “呼……呼……”埃米和艾比在楼梯转角处喘着气。

  “呼……衰仔,幸好我动作快,不然你估计就要被卡米尔逼问了。”艾比说。

  “知道了,姐,请你喝苦瓜奶茶,行了吧?”埃米无奈的说。

  “那是当然的。”艾比说。

  卡米尔看着埃米被艾比拉走,叹了一口气。

  “大哥……”他刚想和后面雷狮说话。

  “雷狮,我去你大爷的!”走廊上安迷修愤怒的声音传来。

  “卡米尔,有什么事儿咱们待会再说,我现在要去追你的大嫂。”雷狮郑重其事的说着就出去了。

  独留卡米尔自己一人。

  “雷狮,幸好我喊的快。不然以你的弟控程度,卡米尔问你两句你就全盘托出了。”安迷修对雷狮说。

  “是是是,你行你最行。我看你今晚在床上行不行的起来,别被我弄哭才好。”雷狮的后半句是凑到安迷修耳边说的。

  安迷修脸一红,随即一脚踢向雷狮下体:“雷狮,你可滚吧!”

  “安迷修,你下半辈子的幸福不要了。”雷狮说。

  “行了,说正事,今晚的东西准备好了吗?你的礼物准备好了没?订的蛋糕做好了吗?”安迷修问。

  “安迷修,不要这么老妈子好不好,这些东西早就准备好了。”雷狮说。

  “就怕你没准备。”安迷修没好气的说。

  “就当你在关心我了,话说弟媳那边可以啦?”

  “我也不知道埃米准备了什么礼物,我问他他没说啊。他就说了已经准备好了。”安迷修说。

  “准备了就行了。”雷狮说着又开始调戏安迷修起来。

  小卖部:

  “衰仔啊,我说你这样行吗?”艾比喝着苦瓜奶茶问。

  “没事的,老姐。到时候你就帮我推礼物箱就好了。”埃米说。

  “真是的,哪有人像你一样把自己当礼物的。”艾比说。

 “快回去吧,准备上课了。”埃米说。

————————————————————

 当晚自习的下课铃响起的时候,所有人一窝蜂的往外跑。

  “卡米尔副会长,等一下。”安莉洁在卡米尔准备走的时候叫住了他。

  “有事?”卡米尔问。

  “副会长,今天晚上学生会会长说召开会议,现在就要去了,走吧。”安莉洁说。

  “知道了。”卡米尔点点头,和安莉洁一起走向学生会的会议室。

  学生会的会议室没有亮灯,卡米尔觉得有点奇怪,一般来说如果安迷修召开学生会会议,那么他一定是坐在会议室提前等的,怎么现在没人。

  卡米尔跟安莉洁走到会议室门口,他推开了会议室的门。

  砰,砰,砰,砰————

  推开门的那一刻,无数的礼炮响起,橘黄色的灯瞬间亮了。

  “卡米尔,生日快乐!!!”

  雷狮推着三层的蛋糕出现:“卡米尔,生日快乐,过了今天你就成年了。”

  今天是我的生日?卡米尔这才想起来。毕竟他不是年年都过生日的。

  “谢谢大家。”卡米尔说完目光再会议室里扫来扫去,急切的寻找那个小小的身影。

  没有,他没有出现。

  卡米尔有些失望。

  “生日礼物,拿好了,卡米尔。”雷狮把一个包着蝴蝶结的盒子递到卡米尔手上。

  由雷狮起的头,大家纷纷送上生日贺礼。

  “生日快乐!我和安莉洁的礼物。”凯莉把礼物递过去。

  “卡米尔生日快乐!我和格瑞挑的哦!”金把礼物递了过去。

  “渣渣我才不要和……”嘉德罗斯说到一半就被银发少年捂住了嘴。

  “生日快乐,生日礼物拿好。”银发少年把礼物递了出去。

  “唔唔,嗯唔呜唔!”

  (黑金,你干什么!)

  黑金把嘉德罗斯拉到了暗一点的地方。

  “能不能收敛点,学学我哥夫可以吗?”黑金无奈的说。

  嘉德罗斯直接一口亲了上去。

 “以后再说,你就等着三天下不了床吧。”

  大家都送上了礼物,可是都没有看见埃米和艾比这两姐弟。

  正当雷狮想开口问安迷修埃米去哪了的时候。

  会议室的门开了,走进来的是艾比,却也没看见到埃米。

  艾比推着一个超大的礼盒进来。

  “卡米尔,生日快乐,这是我和衰仔的生日礼物。呼——累死了,真重!”艾比说着,找到了位置坐了下来。

  “这礼物可真大件,卡米尔要不要现在拆开看看?”凯莉说。

  “对啊对啊,我和格瑞也想知道里面是什么,你说是不是啊?格瑞。”金说到。

  “嗯。”

  “我也想知道里面是什么,卡米尔,拆开看看吧?”雷狮也来凑了凑热闹。

  雷狮说的话,卡米尔自然是听了,伸手解开了,盒子上绑的礼带。

  礼带解开的那一刻,蓝色的身影立刻扑到了卡米尔身上。

  “埃米……?”

  “把我送给你,要吗?”埃米说。

  “要,我收下这个礼物了。”卡米尔嘴角有了一丝丝弧度。

  几乎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埃米这个“礼物”,在惊讶了一小会后。

  雷狮忽然说:“既然礼物都送完了,那可以开始嗨了吗?”

  “不然呢?”

  一旁的艾比说完这一句,旁边的雷狮已经一把奶油糊安迷修脸上了。

  “我去你的雷狮!”安迷修大吼。

  所以人都开始玩起了蛋糕大战。

  作为这次生日会主角的卡米尔却悄悄的把自家小男友牵了出去。

  “埃米。”

  “嗯?”

  “你是怎么想到的。”

  “哈?”

  “把自己当成礼物。”

  “啊,这个啊,反正还有半年我就成年了,现在确认一下恋人关系,顺便借生日会表白不是更好吗?”埃米说。

  “表白?”

  “这难道不是表白吗?你都收下我了。”埃米看着卡米尔说。

  “这到不是……”

  “我都这么主动了,你还不答应……唔!”

  话没说完,埃米的唇上贴上了一个温润的东西。

  埃米吓得想跑,卡米尔按住了埃米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会议室的吃瓜群众们全都站在了门口。

  “安莉洁,有墨镜吗?”凯莉问。

  “上次那副被震碎之后没来得及买新的。”安莉洁说。

  “下次买的时候给墨镜加个钢化膜。”凯莉说。

  “哦,好。”

  卡米尔是再埃米差不多缺氧才放开他的。

  “还有半年。”他说。

  “还有半年什么?”埃米问。

  “……”

  “还有半年什么,卡米尔?”

  “卡米尔,卡米尔,卡米尔……”

  还有半年就把你吃抹干净。

  这句话卡米尔自然是没有说出来。

———————————————————
是卡卡的生贺文,参加了卡卡的生贺活动。
两千多字献上。
卡米尔生日快乐!

  
  

 

卡米爾生賀

琳希:

报道来了!第一次更文就是卡埃了!
(  •͈ᴗ<͈)—✧
【不是大佬瑟瑟发抖】


荼甘栗粮之头发再爱我一次:



轟轟烈烈的招人告一段落了,一共有32位老師參與了卡米爾生賀活動。來,讓我們掌聲響起來。【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感謝各個收看的小可愛們,以下是參加本次活動的老師們。




文手區:
@mokuchi今天又㕛叒没更新
@信仰名为祈
@🎄🍚
@小冰块
@阿企
@煮鲲使我快乐
@VA_桦茶
@荼尘涩
@举个栗子—毒瘤大队队长
@爱鲸人士昙花
@笙未落_开学失踪
@老鬼想要白嫖




畫手區:
@空纹曜子
@kapok木棉
@夏天
@孟夏望 @幼稚幼儿园园长白川
@不产粮的白嫖老咸鱼干见鹤
@chocolate-巧克力
@白鹭横江
@你认错了我不是铃辰
@我不是sao花,真的不sao
@未满十八岁的灯奈
@硝泽
@越来越沙雕的格子
@一只傻叽
@你们真的不是魔鬼吗????
@亿贰不是34




然後我還抓到了兩个文畫雙修的大佬!
@琳希
@甜食病患




然後還有兩位老師沒有告訴我lof…………就放一下圈名表示尊重吧
圈名:缘玖
圈名:凌困




以上,感謝各位老師參加卡米爾生賀活動!


卡埃【ABO】呆毛糕点师(17)

    ▲本文ooc预警
  
  ▲主cp卡埃,副瑞金,雷安,凯柠等
  
  ▲私设一大堆
  
  ▲人设要崩
  
  ▲文笔不是很好,有建议可以提
  ——————————————————————————————正文——————————
  两个人走出了奶茶店,埃米脸像被烧了一样,红红的。
  思绪也不知道飞到哪里,步子也越走越慢,卡米尔终于看不下眼,转过身来。

  “在想什么。”

  “诶,啊!我我我……”埃米憋了半天,最后小心翼翼的才说了一句。

  “你刚刚为什么,要说是我男朋友……”

  

  卡米尔看着埃米,伸手拉上埃米,没有说话,就这样走着。

  埃米也不知道卡米尔要去哪里,手被他握的紧紧的,一路跟着他,穿过美食街,走过天桥,来到了一个广场。

  广场的人很少,只有一些老爷爷老奶奶在聊天。

  

  卡米尔把埃米拉到广场中央的立牌边,立牌是粉红色的,心形的样子,上面用中性笔签满了不同的名字。

  

  卡米尔松开埃米,把他拉到跟前。

  

  “因为我喜欢你。”

  

  “啊?”

  

  “因为我喜欢你,所以和别人说我是你男朋友。”卡米尔认真的看着埃米的眼睛说。

  “诶……”

  “埃米,我们在一起吧。”

  

  “等一下……我……你喜欢我?”埃米脸红红的。

  

  怎么办,怎么办,卡米尔他……他,他说喜欢我?要和我交往?我我我,现在要说什么,我要答应他吗?

  埃米内心在短短几秒内,飞过无数个想法。

  “卡米尔……我,能不能过几天才和你……”

  “过几天才和我在一起?可以。”卡米尔直接打断了埃米的话。

  “不是……我”

  卡米尔伸手拉上埃米:“走吧,去吃蛋糕。”

  我靠,你能不能听我说完,你是不是故意的啊,我没有答应过几天和你在一起啊,你要干嘛,你到底为什么喜欢我啊,我们认识了才多久啊!

  埃米在内心大吼。

  卡米尔看起来面无表情,内心责完全相反。

  埃米会不会接受我啊,我这样是不是吓到他了,管他呢,他不答应我也要拐他,大哥都告诉我怎么追人了,我改天再多问问他。

  两人在一间以原木风格主打的甜品店坐了下来。

  “要吃什么?”

  “芒果蛋糕吧。”埃米感觉到尴尬。

  “别老是吃芒果,吃多了体虚。”卡米尔说。

  “知道了。”埃米说。
两个人的蛋糕送上来时,甜品店的门被一个穿着时髦的女人推开。

  那女人本想自己找一桌的,当看到卡米尔时,径直的像埃米这一桌走来。

  “好久不见哦~卡米尔学长。”女人说。

  这谁啊?认识卡米尔的?

  埃米在内心里想。

  

 

  
  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