笙未落

这里渣文手笙未落。

绑画是肿云,在起点中文网有小说连载,笔名依旧是笙未落。

【卡埃】你是我眼里最美好的风景(七夕贺文)

是卡埃七夕的特别文,
  好吃的小甜饼 !好吧其实就是我耍制杖不知道写了一篇什么东西……
 —————————————————————
  “七夕又到了啊。”埃米站在街转角处看着微信朋友圈全都被七夕的消息刷爆。
  “今年又是孤零零一个人,连姐姐都有人陪。”
  对面街的情人大街,灯光亮的这里都能看见,无数的情侣站在桥上依偎着。
  手机响起了信息提示音,这个特殊的信息提示音,让埃米立刻看了。
  【卡米尔】:你在哪?要出来逛逛吗?
  【埃米】:好。
  
  卡米尔是埃米暗恋了四年的人。
  大学四年,卡米尔每一场篮球赛,埃米都去看。
  他的每一篇日记,都写满了自己对卡米尔的喜欢,那些日记像一封封情书,一本下来,竟然刚好有一百封。
  很快埃米就知道了卡米尔在哪。
  
  【卡米尔】:我在情人大桥。
  
  卡米尔是大二的时候才认识埃米的,当时学校因为某些原因,调动了很多学生的宿舍。
  卡米尔刚好和埃米一间宿舍,两人也才因此认识。
  日子久了也熟络了起来,虽然卡米尔表面上比较冷,但是其实他喜欢埃米,同样的和埃米一样,两人始终纠结着一个问题,如果说出来了,对方会怎么看自己,是讨厌还是恶心。但是今天,卡米尔的顾虑消失了。
  
  埃米走到情人桥头,无数队情侣都快把他的眼睛亮瞎了。
  “真是不知道,为什么卡米尔见面要挑这种地方。”埃米说。
  他靠在桥的栏杆上,望着远方。
  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才有勇气像卡米尔表白。
  估计还要很久吧……
  “埃米。”
  卡米尔清冷的声音传入耳中。
  “卡米尔,晚上好。”
  “吃过饭了吗?”卡米尔问。
  “吃过了。”
  两人沉默的站在桥上。
  “卡米尔……”
  “埃米。”
  “你先说吧。”埃米说。
  “我们在一起吧。”卡米尔说。
  “你说什么。”埃米僵硬的问。
  这句话让他以为出现了幻听。
  “我喜欢你,我们交往吧。”卡米尔说。
  “我……你……我……”埃米激动的语无伦次。
  “真是的……”卡米尔说着,直接亲了上去。
  “唔……”
  埃米的大脑一片空白。
  
  两人周围的情侣都不可思议的看向这。
  卡米尔松开了埃米。
  “卡米尔……我……”
  “不答应吗?你不是说过我是你眼里最美的风景吗?”
  “你看了那本日记!”埃米的脸开始爆红。
  “不然呢?”
  “我……”
  “你不答应吗?不是你说我是你眼里最美的风景吗?”卡米尔说。
  “……答应”
  埃米说完这两个字后,卡米尔一把把他扯到怀里,轻声说:“你又何尝不是我眼里最美的风景。”
  

【嘉黑金】三年起步,最高死刑(3)

▲ooc预警
  
  ▲小甜饼
  
  ▲傲娇霸道嘉×作死腹黑黑金
  
  ▲私设一大堆,注意黑金是独立的。
  
  ▲人设要崩
  
  ▲此书又名:嘉德罗斯,不可以强奸未成年!
  
  ▲文笔不好,有建议就提
  ——————————————————————————————正文——————————
  中午12:00
  下课铃响起时,老师准时下课。
  黑金在老师喊下课的那一瞬间,桌子前几乎围满了女生。
  “黑金同学,一起吃个饭嘛。?”
  “黑金同学,方便留个QQ吗?”
  在这群女孩子里,一个红发女生扒开了人群。毅然来到了前头,仔细的看着黑金的脸。
  “你……怎么和他这么像……是他的弟弟吗?”女生顶着和埃米一样的呆毛,应该和埃米有点关系。
  “神经病!”黑金留下这句话,起身走向了食堂。
  打完饭后,黑金没想到那帮女生可以花痴到这个地步,追着人不放。
  黑金和金长得很像。两人身上唯一不同的应该就是身高,发色和瞳色。所以黑金的脸和金一样是正太脸,但是因为性格问题,金身上呈现出的是阳光可爱,而黑金则是冷漠邪气。
  冷漠邪气长得又好看的男生是最受女生欢迎的,这就是为什么一堆姑娘会追着黑金跑的原因。
  男孩子的体力永远比女孩子好,这是永恒不变的定律。在加上黑金以前在国外又是不良,他很快就甩掉了那帮可怕的女生。
  只是他却跑到了学校的天台门口。
  “天台吗……”
  黑金想了想,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看来午饭只能在天台解决了。
  他想。
  将台果然很安静,有几只鸽子在天台上叽叽喳喳的,但这并不影响黑金。
  对比那些如狼似虎的女生们,鸽子们的声音可好听多了。
  黑金靠的天台上不知道用来干什么的一间小小的平房旁,享受这安静的时光。
  然而,他却忽略了在小房子上躺着晒太阳的家伙。
  
  
  嘉德罗斯是第一次在晒太阳的时候被打扰到了,即使对方没有发出什么特别大的噪音。
  但推开那扇老旧铁门时咿咿呀呀的声音还是吵醒了他。
  嘉德罗斯站起身来,从平房上跳了下去,稳稳地落在了黑金面前。
  “喂,渣渣,你吵到我了。”嘉德罗斯嚣张的说。
  黑金抬起低下的头:“那关我什么事?”
  嘉德罗斯刚想骂回去,张了口,但看见黑金的脸之后却硬生生的卡住了。
  
  金……?不对……不一样……
  嘉德罗斯想着。
  黑金看这个金毛一脸怪异的看着自己。
  “神经病吧?”他翻了个白眼。
  这句话成功的让从小到大养尊处优从来没有被人轻看过的嘉德罗斯炸了毛。
  “渣渣,打一架,谁输了谁滚出去!”嘉德罗斯说。
  “我干嘛要和你打架?”黑金说。
  “少废话,要么立刻滚,要么打一架。”
  这个学校怎么这么多神经病……
  这是黑金现在唯一的想法。
  他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灰尘,并且把他的饭送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
  “说说吧,怎么打?”黑金说。
  “还能怎么打,一局定胜负。”嘉德罗斯说。
  “好……”黑金话还没有说完,嘉德罗斯就已经冲向前,一拳打了过来。
  黑金侧开身子躲开。
  “啧,偷袭啊。”
  “少废话,渣渣。”说完,又一脚扫了过来。
  黑金侧过身子,扯住嘉德罗斯的腿想把他甩出去。
  但是嘉德罗斯踢开了黑金的手,再次打了过来。
  正当两人打的热火朝天时,一阵电话铃响起了。
  嘉德罗斯反应过来,是自己的电话铃,摆了摆手,后退几步并示意停战。
  他从口袋里抽出手机。
  电话上显示的联系人是金。

卡埃【ABO】呆毛糕点师(16)

▲本文ooc预警  

▲主cp卡埃,副瑞金,雷安,凯柠等

▲私设一大堆

▲人设要崩
  
▲文笔不是很好,有建议可以提
——————————————————————————————正文——————————
  埃米到是没想到卡米尔的身材这么有料。
  卡米尔把药膏给了埃米,背对着埃米,让埃米给他擦药。
  埃米扭开药膏盖子,沾上一点抹到卡米尔背上的淤青上。
  说实话这件事他也有店内疚,要不是他发情期,卡米尔估计也不会受伤吧。
  
  
  卡米尔感觉药膏凉凉的,给他上药的人的手滑滑的软软的。
  
  埃米的手在他的背上划来划去,背上有点痒。
  卡米尔回过神来时,埃米已经把药盖子盖好了。
  “那么卡米尔,我先回去了。”埃米说。
  “你的抑制剂在桌上,记得拿。”卡米尔提醒。
  “知道了”埃米说。
  
—————————————————————
  中午十二点:
  埃米独自一人待在宿舍里,金和格瑞会他们家里没有回来。
  埃米想起来昨天买的甜品书没有看,拿出来翻阅起来。
  
[无定之躯]:埃米,一起吃中午饭吗?
[芒果]:好啊
  埃米想卡米尔救了自己这么多次,两个人算朋友了,就答应了下来。
[无定之躯]:学校食堂,一起吧。
[芒果]:好
  埃米收拾好东西就出了门。
  
  “走吧。”卡米尔见到埃米说。
  两个人一起走向食堂。
  食堂里的人挺多的,非常的吵闹,两人打好饭后卡米尔拉着埃米到一个稍微不这么吵的角落坐下。
  “你还会去那家酒吧打工吗,埃米?”卡米尔问。
  “不知道诶,应该还去几天吧,凯莉说我的工作服已经回来了,不用在穿那套女仆装了。”埃米说。
  “那你自己注意。”卡米尔说。
  “我会小心的,我都这么大个人了还会不小心吗?”埃米说。
  也不知道谁昨晚被人差点拉去奸了。
  卡米尔在内心想着。
  “卡米尔,今天下午我们还去吃甜品吗?”埃米说。
  “可以,我有时间。”卡米尔说。
  “那我们吃完午饭就出发。”
—————————————————————
  今天的太阳不是很大,还有一点点凉风。
  正合适埃米和卡米尔两人逛街。
  
  “前面的奶茶店买一送一,卡米尔我们去那吧!”
  埃米说完扯着卡米尔的手,走了过去。
  “欢迎光临,今天的奶茶买一送一,请问您要买什么呢?”前台可爱的小姐姐说。
  “我要芒果奶茶。”埃米说。
  “加冰还是不加冰的?”小姐姐问。
  “加……”
  “不要给他加冰”卡米尔对着小姐姐说。
  “卡米尔,干嘛不加冰,现在这么热。”埃米的呆毛有点焉了下去。
  “你现在特殊时期,你的烧虽然退了,但会反复。现在喝冰的,到时候会更难受。”卡米尔说。
  “啊,好吧……”埃米的呆毛彻底焉了。
  “先生你对你男友可真好。”前台小姐姐来了一句。
  “诶——不是啦,不是啦……”埃米的脸瞬间爆红。
  “嗯,谢谢夸奖。”卡米尔说。
  “卡米尔……”埃米虽然看不到自己的脸,但他以经可以断定,他的脸可以和猴子屁股媲美了。
  卡米尔到底在说什么啊!
  埃米的内心崩溃的想。
—————————————————————
  呆毛糕点师我终于更新了,果然一有灵感,写什么都顺畅!
  我决定,我们卡哥这几章就表白。
狗粮最近估计会多点。
  
  

我好像拖更很久了………

【嘉黑金】三年起步,最高死刑(2)

  ▲ooc预警
  
  ▲小甜饼
  
  ▲傲娇霸道嘉×作死腹黑黑金
  
  ▲私设一大堆,注意黑金是独立的。
  
  ▲人设要崩
  
  ▲此书又名:嘉德罗斯,不可以强奸未成年!
  
  ▲文笔不好,有建议就提
  ——————————————————————————————正文——————————
  黑金被迫整整齐齐的穿着丑不拉几的校服来到七创中学的门口。
  嫌弃的看了眼校服,想当年他在国外当不良时还可以把国外的校服穿出一种老子日天日地的感觉,可是看看国内折腾校服怎么穿都是丑的吧!
  他走进学校,现在要找找姐夫的办公室。
  “校长办公室……校长办公室……哪呢?”
  黑金在办公楼溜了半天,终于在他重新准备再溜一圈时找到了。
  他推开门。
  丹尼尔从教案中抬起头来。
  “姐夫。”黑金来了一句。
  “黑金?”丹尼尔想起来今天有转学生来,还是他媳妇的弟弟。
  “嗯。姐夫,我去哪个班?”黑金问。
  “等一下。我看看档案……初三A班。”丹妮儿说。
  “好,姐夫,那我先走了。”黑金转身就走。
  “黑金等等你不要去教室,你先找初三A班的班主任罗德烈老师。”丹尼尔说。
  “知道了,我走了。”黑金拉开门,转身就走。
  他关上门那一刻,丹尼尔抹了一把头上不存在的虚汗。
  丹尼尔现在还记得昨晚秋说的:“黑金这孩子可不像金这么好糊过去。小心他不承认你这个姐夫。”
  而外面的黑金对丹尼尔这个姐夫还是满意的。
  有颜值,岁数和自家姐姐也相匹配,举止也不错,而且姐姐看起来也挺喜欢他的。加上姐姐看人的眼光也不错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了。
  倒是金那家伙,那个白毛芦荟男,他还要替金好好把关。
  这么想着,就到了教师办公室门口。打了声报告,黑金才进去的。办公室里只有几个老师,黑金按照桌上的名片找到了罗德烈。并和罗德烈说明了情况。 
  罗德烈表示早读时带他过去,让他在这里等等。
  早上7:00
  罗德烈领着黑金进了初三A班的门。
  “安静一下,今天我们班来了新同学。”
  班里的同学纷纷停下了早读。
  “那么介绍一下自己吧,黑金。”罗德烈说。
  “我叫黑金。”
  “没了吗?黑金同学?”罗德烈问。
  “没了。”
  “那你坐在埃米同学的旁边吧。”罗德烈指了指班级里最后一排的黑发男生。
  黑金看见那个叫埃米的同学的头上顶着……一根巨大……的呆毛?
  他走到埃米旁边坐下,那位叫埃米的同学竟然在桌肚里面与别人聊qq。
  黑金也没多大在意,别人的事与他毫无干系。
  埃米抬起因为看手机而低下的头,主动和黑金打了声招呼:“你好,新同桌吃糖吗?芒果味的。”
  “谢谢,不吃。”
  “诶,那算了。”说完,埃米的注意力又回到了手机上。
  初三果然无聊……
  黑金都有点怀念国外的学校了,他以前在国外当着年级第一,又是头号不良少年,除去那个人他日子多滋润,哪像现在在这里撑着脑袋望天。
  黑金转着笔发呆,完全没有注意到班里的女生已经对他虎视眈眈了。
  就在他快要昏昏欲睡时,呆毛精同桌轻轻的拍了他一下。
  “黑金同学,假如你被你喜欢的人告白了,你会怎么做?”埃米问。
  黑金换做平时可能不会搭理,可是他现在无聊到想找点乐子玩。
  “他怎么和你告白的?”
  “QQ……”
  “手机拿来看看。”黑金说。
  埃米把手机递给黑金,黑金看了看,对方发了:我喜欢你。
  “你们经常见面的地方。”
  “学校对面咖啡馆。”
  黑金迅速回了:“下午学校对面咖啡馆见。”

【嘉黑金】三年起步,最高死刑(1)

▲ooc预警

▲小甜饼
  
▲傲娇霸道嘉×作死腹黑黑金
  
▲私设一大堆,注意黑金是独立的。 
  
▲人设要崩 

▲此书又名:嘉德罗斯,不可以强奸未成年!
    
▲文笔不好,有建议就提
——————————————————————————————正文——————————
  上午10:00
  人来人往的七创市机场,银头发的少年拉着旅行箱走了出来。
  他一眼就看到那个家伙了,一头金灿灿的毛,戴着顶鸭舌帽,看起来蠢萌蠢萌的。
  旁边还站着那个白毛芦荟男。
  很多女孩子往频频往那里看。
  “黑金!”
  那家伙看到他了,黑金快速走了过去。
  “金。”黑金叫了他一声。
  “黑金,欢迎回来!”金给了黑金一个大大的拥抱。
  黑金想伸手推开自家蠢哥哥。可是看他那兴奋的样子,就这样任他抱了。
  金松开了黑金:“黑金,你这次回国怎么逃出那个人的视线的?”
  “啧,那个人天天沉迷美色,我走人又会有多难?”黑金毫不掩饰对那个人的厌恶。
  一旁一直没说话的格瑞终于看不下去这两人在这说的没完没了,开了口:“你俩,走啦。去秋姐那里再聊,别杆在这儿。”
  说完格瑞扯着金的后衣领拖走了,黑金也跟了上去。
  登格鲁集团:
  年轻的金发女总裁坐在办公桌前批阅着文件与合同。
  金从外面推开了门。
  “姐姐!我把我们家黑金领回来了!”金说。
  黑金敲了敲金的头:“不要用领字,我又不是小孩子。”
  “黑金你本来就是小孩子,没成年才十五岁。”金小声嘀咕了一句。
  黑金抬脚就踹过去,金躲到格瑞的身后,扮了个鬼脸。
  “好啦,别闹了,都多大了。”秋姐说着起身给了黑金一个大大的拥抱。
  “欢迎回家,我亲爱的弟弟。”
  秋姐这一声弟弟勾起了黑金的回忆:
  黑金比金小了三岁,是最小的弟弟。
  七岁那年,爸爸和妈妈大吵一架,离了婚。
  法院打官司时,爸爸只要了黑金一个人,原因也是挺离奇的。
  只是应为黑金的发色和瞳色和他一样,金和秋是随了妈的。
  那之后,所谓的爸爸带了他出国,那天他恋恋不舍,跟他们留了联系方式,就被那男人拉上了飞机。
  十岁那年接到了消息,是金当时带着哭腔打过来的。
  妈妈走了。
  他当时第一个念头就是回国。
  那所谓的爸爸也在那一次露出真面目。
  他记得最清楚的一句话:
  “那贱人的孩子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吃里扒外。那贱人死了才是最好的。”
  那一次黑金直接咬了那男人一口,但后果就是差点被打断腿。
  “黑金,你明天去七创中学的初中部读初三吧!”秋姐的声音把黑金的思绪拉了回来。
  “为什么?我在国外都跳级高三了。”黑金问。
  “你才回来几天,你以前也没在国内上过学,你年龄在国内也就刚够读书三而已,先在这边适应一下吧。”秋说。
  “可是重新读初三不是很无聊吗?”黑金说。
  “不会的,黑金。而且国内的教学方式你也没有体验过,去试一下吧。”秋姐笑眯眯的说。
  “那……好?”
  “金带黑金回家,然后去买点上学要用的和平时的日用品吧。”听到黑金的回答,秋马上说。
  “好啊,姐姐!”金说完拉着格瑞的手。
  黑金看着他俩,转头看向秋,秋笑的很……很奇怪?
  眼里闪着意味不明的光。
  “黑金,走了!”金说。
  “来了。”
  黑金抬腿跟上。
  望着前面两人的背影。
  “啧,有奸情。”

卡埃【ABO】呆毛糕点师(15)

▲本文ooc预警  

▲主cp卡埃,副瑞金,雷安,凯柠等

▲私设一大堆

▲人设要崩
  
▲文笔不是很好,有建议可以提
—————————————————————————————————正文——————–
  凹凸大学男性alpha宿舍区301房:清晨7:00
  躺在床上熟睡的埃米朦胧的睁开眼睛,迷糊的扭头看了看四周,下一秒直接从床上弹了起来。
  这里不是他的房间!
  “我的天,昨晚又发生了什么?”埃米喃喃细语道。
  埃米有点慌乱,他昨晚发情期,第二天一醒就在一个不知明的房间里,一种来自omega本能反应,他立刻检查了自己的身体。
  他跳下床,看了看房间,学校宿舍,没错了。
  房间非常的整洁干净,放着一个挺大的书柜,书塞的满满当当的。书桌上摆着一顶有羽毛的帽子,埃米立刻反应过来这个房间大概是卡米尔的房间。
  他轻手轻脚的走出房间,宿舍里标配的厨房中传来轻响。
  他走了过去。
  
  卡米尔最好早餐准备端出去时就看见一个脑袋探在厨房门口。
  “醒了?”他问。
  埃米点点头说:“卡米尔,我为什么在这里啊?”
  他只记得昨晚他去医院然后……然后就打了一瓶抑制剂,然后就不记得了。
  “你昨晚在医院睡着了。然后叫不醒你,带回我这了。”卡米尔面无表情的说着。
  这我都知道,可是我为什么睡你床上啊!
  埃米在内心吼着。
  “那我昨晚睡了你的床,你睡哪?”他问。
  “我肯定也睡我的床啊。”卡米尔说着仿佛这不是什么大事。
  
  我去!我昨晚发情期啊!你作为一个alpha是怎么敢跟我睡一张床的!
  埃米在内心复杂的想。
  “你……不是alpha吗?为什么敢和我睡一张床?”埃米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出口。
  “睡都睡了,又没发生什么。你担心什么?难不成还要我负责?可以啊,过来给我咬一口腺体,我们下个月就可以去领证了。”卡米尔说着平静的说着,还咬了一口蛋糕。
  埃米看着那块被卡米尔咬了的蛋糕,抖了抖。
  怎么感觉那蛋糕就是他呢……
  “还是当我没说过这个话题吧……”埃米说。
  “新的洗漱用品在厕所,你洗漱好了就过来吃早餐吧。”卡米尔说。
  “啊……不用吧,我宿舍就隔壁啊,我回去就好了。”埃米说。
  “我昨天被打的伤要抹药,我够不着,你来帮我。”卡米尔说。
  “为什么是我啊?”埃米问。 “伤是保护你被打的,你要负责。而且有免费的芒果蛋糕你为什么不吃?”卡米尔说着指了指桌上给埃米准备的芒果蛋糕。
  被蛋糕俘虏的埃米毫无骨气的答应了。
—————————————————————这次的文有点短,没什么时间去码字,明天可能会长点。
  

【卡埃】努力触碰你(5)完结篇

 ▲本文ooc预警
   
  ▲是刀,是刀,是刀,后来会甜
  
  ▲cp卡埃
   
  ▲私设,学生会会长卡米尔×校园欺凌受害者埃米
  
  ▲文笔不是很好,有建议可以提
  ————————————————————————————正文———————————
  叮——
  短信铃声响起,埃米拿起手机一看 ,是卡米尔的。
【无定之躯】:你在家吗?
【恶魔之爪】:在,干嘛?
【无定之躯】:我在你家楼下,我现在上来。
  埃米接到最后一条回信后手机都吓的掉到地上。
  哎呦我去!卡米尔好死不死现在来,现场的残局他都没收拾好。
  埃米心里想着,从衣柜里拿出一件长袖卫衣,换上长裤遮住了那些伤口。
  他想努力的触碰他,不想让卡米尔知道他是个自残的神经病后疏远他,早在艾比离世后,他本来也想跟着一起走的,可是因为卡米尔打消了这个念头,那一天卡米尔送了他回家,他把准备吃下去的安眠药丢了,丢的远远的。
  他想即使不能再一起,做朋友也好,就这样看着卡米尔也好,他为了触碰这个耀眼的人而努力着,他重新认真学习,他即使心里难受,听着那些冷暴力也假装无视。
  总之,做了这么多,不能被卡米尔发现他有微笑抑郁症就是了。
  
  把散乱的头发扎好,门铃就响了。
  埃米拿张报纸把垃圾桶里带血的纸巾盖住,才开了门。
  “早,卡米尔。”埃米的脸上完全没有独自在家的悲伤,而是扬起了一个笑容。
  “不早了,都十点钟了,埃米。”卡米尔说。
  “卡米尔,你今天找我干嘛?”埃米问。
  “下午去逛商场吧,买一下大学住宿要的必须品。”卡米尔问。
  “可以啊!”埃米说。
  “那今天中午我就留在你这里了。”卡米尔说。
  “哦,好。中午饭我煮多一份。”埃米说。
  “谢谢。”
  “不用谢啊!我们不是朋友吗?”埃米笑着说,心里有点点痛。
  我更希望我们不是朋友……
  是恋人。
  “对了,卡米尔,你大学报了什么系。”埃米问。
  “报的跟你一样,历史系。”卡米尔说。
  “诶,是吗?那我们以后就可以在一起了。”
“啊,不是是,可以一起玩啊!”埃米的耳尖忽然有点红。
  “我知道。”
  两人聊了挺久的天,中午十一点半了,埃米走进厨房,卡米尔想帮忙打下手,被埃米拒绝了。
  埃米才不想让他进厨房,厨房里还有一堆带血的纸巾没清理。
  卡米尔独自在埃米的房间玩手机,看埃米应该不会从厨房出来后,放下了手机,环顾四周。
  埃米今天有点奇怪,眼神总是看着垃圾桶和他书桌以及床头柜。卡米尔拿开盖在垃圾桶上的报纸,瞳孔瞬间缩小。
  埃米的垃圾桶里怎么会有这么多带血的纸巾。
  卡米尔把报纸盖回去,目光转向书桌,书桌不算乱但有很多东西。
  卡米尔拿开几本书看见一把伸缩的美工刀,把刀刃推出来,刀刃上沾满了红色的血,有以前的,也有一些没有凝固的。
  埃米在自残……?
  卡米尔想着,把东西恢复原样,走向床头柜,床头柜里放着一个本子,蓝色的是埃米瞳孔的颜色。
  本子写的应该是日记。
  xxxx年x月x日:
  今天我被一个黑发蓝瞳的人救了,我醒了后竟然见到了校长,校长说我会得到被校园暴力的赔偿……
  xxxx年x月x日:
  我回学校了,那些讨厌的人被开除了,太好了,校长说让卡米尔送我回家,我竟然答应了,我觉的卡米尔人好好,我该不会喜欢上他了吧……
  xxxx年x月x日:
  姐姐去世了……
  xxxx年x月x日:
  我好像真的喜欢上卡米尔了,怎么办?
  他会讨厌我吗?他会觉得我是个变态吗?
  xxxx年x月x日:
  我买了安眠药,想要跟着姐姐一起走了,可是我在被卡米尔送回家后,又把安眠药丢的远远的……
  日记空了很久没写,再写的时候是三个月后了。
  xxxx年x月x日:
  我,梦到以前了……
  xxxx年x月x日:
  我又做那个梦了……
  xxxx年x月x日:
  我现在喜欢在手上作画啊……
  那些人还是这样……冷暴力……
  xxxx年x月x日:
  我……喜欢自残……
  
  
  截止到最后一天的日记是前几天:
  xxxx年x月x日:
  我去看心理医生了,医生说我有微笑抑郁症……
卡米尔看完了所有日记,日记本最后面夹着的一张纸掉了出来。
  姓名:埃米
  性别:男
  诊断日期:xxxx年x月x日
  结果:中度微笑抑郁症
  ……………………
  卡米尔把东西放回去,这个时候埃米喊吃饭了,卡米尔才走出去。
  两个人吃饭的时候,埃米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卡米尔也应了几句,他看着埃米的长衣长裤,想了很久……
  午饭后埃米收拾了碗筷,和卡米尔坐在沙发上闲聊。
  “一点钟了,我们三点钟出去,你要不要睡一会,不然逛街犯困。”卡米尔说。
  “也好,就在沙发上睡一会吧。”埃米说着背靠着沙发闭上了眼。
  卡米尔也假装闭上了眼。
  半个小时后,埃米睡了过去,还挺沉的。
  这个时候一旁装睡的卡米尔睁开眼睛,小心翼翼的起身,轻轻的叫了一声:“埃米。”
  没反应。
  卡米尔松了一口气,把埃米长袖外套的袖子往上扯。
  红痕……几乎整只白嫩的手臂都是触目惊心的红色划痕,深浅不一,有的已经结了痂,有的还是新鲜的,因该是刚划的。
  卡米尔再拉开埃米另一只手的袖子,情况一个样但比另一只手臂还严重。
  大概是卡米尔的动作太大,埃米迷迷糊糊的睁开眼。
  当看清卡米尔的动作时他一瞬间清醒了。
  “卡米尔……”
  “要解释一下吗?埃米。”卡米尔说。
  “我……我……”埃米憋了半天也没说,头还越垂越低。
  “埃米,你有微笑抑郁症为什么不和我说。”
  本来以为卡米尔只是发现他有自残行为的埃米在听到这一句话后猛然抬起头。
  “你看了那张病例单?”埃米问。
  “看了。”
  “那个本子……”
  “看了。”
  “我……我……你现在是不是觉的我是个变态 ,竟然是同性恋,还喜欢你。”埃米明白自己喜欢卡米尔这件事已经被他发现了。
  “没有。”卡米尔伸手抹了抹埃米眼角的泪水。
  “我从没觉的你是个变态,相反在对于你喜欢我这个问题上,我可以告诉你。”卡米尔说到一半,顿了顿。
  “埃米,我喜欢你。”
  “诶……卡米尔你,喜欢我?”
  “怎么,你还要我在多说一遍吗?”卡米尔说。
  “我……唔……”
  埃米说到一半,卡米尔就没让他说了。
  卡米尔放开埃米时,埃米的状况是属于被吻到脱力了。嘴角挂着银丝,脸红红的。
  ……
—————————————————————
  一年后:
  墓园:
  埃米跪在艾比的墓前。
  “姐姐,我现在过得很快乐,我和卡米尔在一起了,过几天就我就会和卡米尔去国外结婚了……”埃米放下手上的花束。
  卡米尔走了过来,缓缓的在埃米旁边跪了下来:“姐姐,我会给他幸福的,不会辜负他的。”
  “走吧,该去看心理医生了,看完这次估计也不用再去了。”卡米尔站起身来,把埃米也拉了起来。
  “好。”
  “我上次给你的药你有没有抹,你的手和腿不能留疤。”
  “抹了,走吧。”
  ……
  两人的声音渐渐远去,微风吹过墓旁的树,树叶沙沙作响,像精灵吟诵着一首幸福的歌。
——————————————————————————————

努力触碰你正式完结撒花🎉
失踪两三天的我又回来了!呆毛糕点师明天更新。
最近也开始筹备嘉德罗斯×黑金的文了,预计过三天就出。

【卡埃】努力触碰你(4)

▲本文ooc预警
 
▲是刀,是刀,是刀,后来会甜

▲cp卡埃
 
▲私设,学生会会长卡米尔×校园欺凌受害者埃米

  
▲文笔不是很好,有建议可以提
  —————————————————————————————————正文———————
  埃米是请了几天假才回的学校的,当时回去消假时,才到班主任的办公室,就听到几个老师在纷纷议论着。
  “诶,听说没有啊?”
  “听说什么?”
  “就李老师你管的这个班,那个被劝退的几个学生不是因为校园欺凌吗被劝退的吗?”
  “我听说,本来只是休学一个学期,被学校记大过,处分,领罚而已。后来好像是雷王集团那边插了手。”
  “你是说那个商业界的奇才雷狮的雷王集团?”
  “对啊!”
  “为什么他要插手啊?”
  “这我就不知道了。快工作吧,等一下校长巡查见到我们在闲聊肯定批我们一顿。”
  埃米等声音停了一分钟左右才报告进去了。
  消了假后,埃米回到班级,那里的人看他都是一脸诧异的,但是没人对他做些什么或说些什么。
  埃米安安静静的坐在位置上,收拾自己的课本,重新回到生活的正轨。
  校方和那些人的家长赔了一大笔钱,而且那些人也不在了这样过完高中的生活就好了。
  “请高三B班的埃米和高三A班的卡米尔到校长办公室。”广播突然响起。
  埃米起身小跑到了校长办公室,到的时候,卡米尔也刚好推门进去,埃米也跟着进去了。
  “两位同学,今天叫你们来是因为一件事情,我校的校园欺凌最近很严重,发生的频率特别高,为了了解校园欺凌发生的原因以及如何有效的结局这件事,我决定让你们去作为一个“卧底”来协助校方去做调查。不知道你们是否愿意?”丹尼尔说。
  “可以。”卡米尔说。
  “那么埃米同学你呢?”丹尼尔把目光放到埃米身上。
  埃米想了想点点头。
  “好,具体怎么做,我现在就告诉你们两个。这个卧底的行动只进行一个月左右,明天我会举办一个交换生的活动。卡米尔你将会调到埃米的班级,你们会被安排成同桌,在这个月内你要去观察每个同学,并且做一下记录。而埃米你的主要任务是作为一个诱饵,去引诱他们出来并且弄清楚校园暴力的原因。你们能做到吗?”
  “能。”
  “能。”
  “很好,对了,卡米尔。你还有一个特殊的任务。”丹尼尔说。
  “你从今天开始,送埃米回家。”丹尼尔说。
  “诶?为什么啊?”一旁的埃米听到这个问。
  “因为学校旁边的几条巷子是一些被劝退的学生的聚集地,他们会报复或者勒索我校的学生,我担心这个情况会在埃米身上发生。卡米尔你作为学生会会长,加上还是个跆拳道黑带的,乐于助人这事你应该没什么问题吧?不知道你同意吗?”丹尼尔问。
  “这件事情做了有好处吗?”卡米尔问。
  “学校图书馆的书可以一次借十本,食堂的甜的打五折优惠。”丹尼尔说
  “我同意了。”卡米尔说。
  “那埃米为了你的人身安全你应该也同意了吧?”丹尼尔吧目光移向埃米。
  “呃……同意。”埃米说。
  “那你们先回班里吧,快上课了。”
  埃米和卡米尔离开了校长室,两人同路走回教室。
  “埃米。”
  “嗯?”埃米侧头去看卡米尔。
  “放学校门口等。”
  “啊……好。”埃米看着卡米尔的侧脸说。
  这个人好像长得很帅啊………而且还救了他。
  人还挺好的还送他回家……
  等等!埃米忽然反应过来,他到底在想什么啊!他怎么会有这么小女生的想法!他不会是喜欢卡米尔吧!
  想到这里埃米的耳朵红红的。
  到埃米的班门口了,埃米走了进去,坐回自己位置上。
  时间过得挺快的,下午放学时卡米尔果然送埃米回家了,一路上埃米脑子里都是乱的。
  想的无非是:
  “我是不是喜欢他?”
  “我是个同性恋?”
  “我为什么喜欢他?”
  “他回喜欢我吗?”
  路很长但时间很短,很快埃米就到家了。
  耳朵红红的跟卡米尔说了声再见,就关上了家门。
  埃米在家自己做了个饭吃,就开始做作业,时间一分一秒的过了,埃米的作业也很快做完了。
  晚上十点半,本来九点半就应该回家的艾比,却迟迟没有回来,正在复习的埃米打了一通电话给她,却显示无人接通,本来就有些担心艾比的埃米现在更是内心里打鼓,眼皮子又跳了起来。
  联绪多打了十几通电话,依旧没人接通,终于在二十几通电话后,终于通了。
  “喂,是艾比小姐的家属吗?”
  “喂,你好。你是谁?”埃米听到电话那头不是艾比的声音。
  “我是凹凸市公安局的。你是不是艾比小姐的家属?”电话里头的人说。
  “我是她的弟弟,请问我姐姐她怎么了?”不好的预感再次涌上埃米的心头。
  “你的姐姐出了车祸,现在在凹凸市人民医院抢救。你……”
  啪嗒!
  手机从埃米的手上滑落。
  埃米跌坐在地上。
  他的姐姐出车祸了,现在生死不明……他唯一的亲人……
        他捡起地上的手机,电话没挂断,他眼神空洞的对着里面说了一句:“我现在过去。”
—————————————————————
  凹凸市人民医院:
  埃米站在抢救室门口,旁边站着几个警察叔叔。
  当抢救室的医生出来的时候,埃米才抬起低下的头。
  “谁是艾比小姐的家属?”医生问。
  “我。”埃米的蓝色的眼睛有点暗淡。
  “伤着抢救无效死亡了,节哀顺便。家属进去看她的最后一眼吧。”医生说。
  埃米木讷的走进去,抢救室里躺着的女人,他的姐姐艾比,即便是沉睡了那张娇容依旧是那么的动人,红色的头发搭在她的肩头,她像童话中的睡美人,只是睡美人可以被真爱之吻唤醒,而艾比在也醒不来了。
  埃米不知到是怎么回到家里的,那一天晚上他倒在艾比曾经睡过的床上。
  眼泪浸湿了被子……
—————————————————————早上六点半:
  埃米像往常般上学,唯一不同的是,他的眼睛红红的有点水肿,从来只在艾比面前漏出笑容的他,脸上竟然挂了一丝丝微笑。
  没人可以保护他了,他只能自己好好的活下去。
—————————————————————
  噩梦截然而止,埃米睁开眼睛,抹了把头上的冷汗。
  又梦见了啊……这都多久的事情了……快一年了啊……
  姐姐走了快一年了……
  最近总坐在地上靠着床就睡着了,埃米看了一眼身旁的美工刀。随手放在桌上,收拾了一下,瞄到了地上的诊断结果:微笑抑郁症。
  塞到柜筒里。
  距离埃米的梦最后一幕已经过了差不多快一年了。
  这一年里埃米的生活少了艾比,多了个卡米尔,校园暴力从原来的动手动脚到一种冷暴力,一种以语言为攻击的冷暴力。
  冷暴力和艾比离世两件事重叠加害
埃米在这一年里表面上是没什么,但是却患上了微笑抑郁症。
  脸上常常对卡米尔微笑的他,背地里自残这事也没少做。
  这一年里他和卡米尔成了挺好的朋友,两人还即将在同一个大学上学,他依旧知道自己喜欢卡米尔,但是这份喜欢却掩藏在心底,如果自己说出来,怕是连朋友都没得做。
——————————————————————————————
把艾比写成这样真的我的错(别打我)😂
我以后会写一篇艾比的日常文的😘
努力触碰你还有一章就完结了,过几天发。